让大文豪们写高考作文, 下笔就翻车

风来了,雨来了,高考终于也来了。

众所周知,按照惯例,语文是最先开考的科目。相应的,作为“最后一道大题”,作文题目紧接着也就冲上了热搜。

正所谓,几家欢喜几多愁。有的考生因押中考题而窃喜,有的同学则被作文难到抓狂。

尤其是那道和《红楼梦》有关的材料作文,其公布出来后,因为立意过于深远,被网友戏称作,“曹雪芹来了也得复读”。

历史没有如果,但可以假设。假如,曹雪芹真的来了——让那些怀有生花妙笔的大文豪去写作文,他们究竟能得多少分?

01

寻常烟火

今年的天津卷以“寻常烟火”作为题目,如出题人之言:“烟火气是家人团坐”、“烟火气是国泰民丰”、“寻常烟火,就是最美的风景”。

古人写烟火的诗歌很多,譬如李白,他的那句“烟花三月下扬州”,可谓传唱千古。

然而,李白诗中的“烟火”究竟是啥,一直以来都有争议。有些人说那是山岚雾霭中的春花,有的人则说是纷纷扬扬的柳絮,有的人干脆指出,所谓的“烟花”也许就是妓女,李白实则在怂恿孟浩然去嫖娼。

最后一种解释大抵是错的,但是参考“《新华字典》被下架事件”,从防微杜渐的角度考虑,李白写的但凡有寻花问柳的嫌疑,显然就不能被视作“寻常烟火”,换言之,在此次高考中,他的这句诗就不及格。

要说诗词史中最寻常的烟火,李白这首还真不算,我相信大家都会背诵的《山村咏怀》,也许更加通俗易懂:

一去二三里,烟村四五家。

亭台六七座,八九十枝花。

上学的时候,老师教我们说,此诗构建出来一副田园风光图,营造了高雅闲淡的意境,表达了诗人热爱大自然的高尚情操。

如果诗人不是为了硬凑格式而瞎写,请诸位再好好读读这首诗,在逻辑上它难道没有问题吗?

按照教材的解释,“烟村”即“村舍的炊烟”,二三里的路长里,有四五家村舍,房屋里冒出袅袅炊烟,恬淡而安闲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。关键是,后文却写道,突然冒出来六七座亭台。

亭台是中国的传统建筑,有的依傍于江河之畔,有的坐落在繁华市井——即便存在于荒僻的村落,一二里的路程间距中,有六七座之多,这真的合理吗?

这首《山村咏怀》,其视线由近及远,先写村落,之后延展至亭台。从这个思路出发,同样按照教材里的解释,最后一句“八九十枝花”,其实并不能成立。目之所及,你或许能看到六七座亭台,谁又能体察到有几朵小花呢。

如果这首《山村咏怀》,说的不是田园风光,而是烟花柳巷,一切矛盾便可迎刃而解。

忘掉老师们的说教,请按照如下思路梳理此诗:

二三里路长的烟花柳巷,有四五家妓馆婷婷袅袅,六七座亭台楼阁树立在街道两旁,十来个如花似玉的妓女在招揽生意。

此诗作者据说是邵雍,老爷子一生赋诗三千多首,数量居宋儒之首。

网上还说,这首古诗出自其著作《伊川击壤集》,反正笔者没有查到。关于这首小诗,从题目到诗歌作者,其实都是存疑的。

既然一切都是猜测,它凭什么就不能描写烟花之地?

《山村咏怀》里的这一缕烟火——我敢保证肯定有考生在作文中引用了,或许也不是“寻常的烟火”。

立意颇值商榷,情节或许低俗,但无论“烟火三月”还是“烟村四五家”,诗人写得太美。

明年谁也记不起“寻常烟火是美景”这个题目,但再过一千年,是个中国人都会背诵这两首诗。

02

妙手空空

今年的全国新高考一卷,秀了一把围棋中的专业术语:本手、妙手,以及俗手。

出题人的偶得妙手,让考生们不由得跌脚绊手。据善写八股作文的专家分析,此材料表面说围棋术语,实则在说基础与创新之间的关系。

既带着“手”字,又很创新的诗词,我首先想到的是,陆游先生的《钗头凤》。

红酥手,黄縢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。东风恶,欢情薄,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。错错错。

春如旧,人空瘦,泪痕红浥鲛绡透。桃花落,闲池阁,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莫莫莫。

为什么说《钗头凤》很创新?唐宋诗词中,既有“红酥”,更不乏“酥手”的描写,但是用到“红酥手”这一意向的,纵观唐宋诸多诗人,只此陆游一家,别无分号。

现在人对“红酥手”的解释,不客气地说,带着浓重的“恋手癖”意味。有学者曾如此写道:“女孩的手温润莹洁,泛着微微的红色,就像粉红色酥一样柔腻、无暇,非常的性感。”有一说一,这样的诗词评论,就像是激情小作文的前奏。

陆游的这首词是写给表妹的,他们本来是郎才女貌的神仙眷属,无奈被陆母生生拆散。

后来,陆游在某个春日出游,两人竟然相遇于沈园,“唐以语赵(赵士程,唐婉的丈夫),遣致酒肴,翁怅然久之,为赋《钗头凤》一词,题园壁间云……”

两人邂逅偶遇,囿于封建礼教,唐婉儿经过丈夫的同意,派人给表哥送去酒肴果馔,陆游怅然若失,遂作《钗头凤》,题写在园林墙壁之上。

见到表妹送来的佳肴,思念佳人可以理解,但不忆其容,反而回忆美人之手,是不是有些低俗了?退一万步讲,陆游就是个俗人,肮脏的思想在心里想想就得了,不但“把心里话说出来了”,还大言不惭地“题园壁间”,这可能吗?

“酥”虽然有细腻莹白色之意,但“红酥”肯定是代表红色,各位帅哥美女,请您看看自己的掌背,除了冻得通红,谁的手会是天然“红酥”色?

中国古人形容美女之手,从来都是“白嫩”而非“红酥”,比如《孔雀东南飞》里描写焦仲卿妻:“指如削葱根,口如含朱丹。”

作为当时的执诗坛之牛耳者,陆游的一举一动自然受到关注,关于这场邂逅,被很多人所记述,记述的内容也大同小异。“去妇(即唐婉)闻之,遣遗黄封果馔,通殷勤”、“(唐婉)犹馈遣殷勤,尝貯酒赠陆,陆谢以词”。

我们不妨回到当年的沈园,陆游由眼前酒肴,想到远方之佳人,这样似乎更加合理。所以说,“红酥手”既能与“黄藤酒”并列,它并不是指代美人之手,而是某种佳肴或者点心。

有的学者考证出,“红酥”实乃唐宋时期贵妇亲手制作的一味果品。冬天的时候,女子利用手掌的余温,将握于手中的酥油慢慢融化,由于天气的条件,酥油在滴落过程中,会再次慢慢凝结,为山、为树,形成各种各样的造型。

唐代诗人亦曾以此情景作赋:

味兼金房之蜜,势尽美人之情。

素手淋沥而象起,元冬涸冱而体成。

坦率地说,相比于“就像粉红色酥一样柔腻、无暇”,唐朝文人的描述,才是更加有文化、更加极致的“恋手癖”。

关于“红酥手”,还有民俗专家指出,每年三月初五,为了庆贺大禹的生日,绍兴人有到会稽禹庙游玩的习俗,他们常常要携带酒食,这种习俗世代相传。从这点考虑,陆游词中的“红酥手”,就是一道美食,可能是“红烧猪脚”。

相比于美人之手,即便是猪蹄这种解释,更有说服力。

陆游的《钗头凤》,非要和今年的高考题产生联系,不妨作如此扣题:

放翁的词作是“妙手”,妙手是创造;将“红酥手”解读为点心是“本手”,本手是柴米油盐,是生活的基础;考官出的题目是“俗手”,某些专家故作高深地追求妙手,一着不慎就下成了俗手。

03

生搬硬套

据说,今年的全国甲卷最难。考官节选《红楼梦》“大观园试才题对额”一节中,众人为园中亭子匾额题名的片段,并以此命题。

有人从《醉翁亭记》中获取灵感,主张取名曰“翼然”;贾政认为“此亭压水而成”、“泻出于两峰之间”,有人遂附和题名曰“泻玉”;贾宝玉则认为用“沁芳”更好。

这个题目很难,没看过原著的会觉得云里雾里;但是如果你恰好读过《红楼梦》,想从原著下手,依旧写不出来内容,因为某种程度上,题目本身就和原著没有关系。

所以说,即使曹雪芹再世,没准他还真得回去复读。

出题者拿着《红楼梦》生搬硬套,说着与《红楼梦》毫不相干的话——实则还是一成不变的“高考八股文”,结果就是,让所有的人皆如坠五里雾中。

其实,哪怕换一本名著,命题者的意图依旧可以体现。

《水浒传》中众好汉聚会的大厅堂,晁盖主张命名为“聚义厅”,宋江提议改称“忠义堂”。

晁盖的改动属于对前人王伦的“直接移用”,宋江的命名则是“根据情境独创”,自然就产生了不同的艺术效果。这种现象给人以启示,引发深入思考,请以此为题写文章。

若是让考生去思考,他们为了得分,最后还是得写成八股文的样式;若是让梁山好汉去思考,他们看一眼李逵的斧头,肯定觉得宋江哥哥更加高瞻远瞩。

说回《红楼》里贾宝玉的题词,虽然赢得贾政的拈髯暗许,难道他就真的没有半点私心吗?

有的红学家指出,贾宝玉以“沁芳”为题,实则表达了对林黛玉的爱慕:水流从潇湘馆而出,带着林黛玉的体香,自然就是“沁芳”,贾宝玉的命名着实是暧昧又隐晦。

所以,按照出题人的意图(笔者揣测的),单纯去写“学习、借鉴、创新”,三者之间的关系。最后或许就成了满分作文,但这样的文章与人性相悖。

生搬硬套、泥古不化,是古往今来高考作文的通病。一方面,真正的大家写高考作文,下笔就三俗,极有可能也不及格;另一方面,某人夸你的文章“写得就像高考作文”,绝逼就是在骂人。

流传千古的文章、笔墨,可以是王羲之信笔涂抹的《兰亭序》,也可以是王勃乘兴挥毫写出的《滕王阁序》,永远不可能是卷面整洁、一板一眼、死气沉沉的文字。

区区于笔砚之间,寻章摘句,数黑论黄,生搬硬套,这种风气,着实要改一改了。

posted on 2022-07-02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栏目导航

快盈彩票平台,快盈彩票官网,快盈彩票网址,快盈彩票下载,快盈彩票app,快盈彩票开户,快盈彩票投注,快盈彩票购彩,快盈彩票注册,快盈彩票登录,快盈彩票邀请码,快盈彩票技巧,快盈彩票手机版,快盈彩票靠谱吗,快盈彩票走势图,快盈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快盈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